首 页 | 个人简介 | 婚姻治疗 | 学前儿童家庭治疗 | 小学生家庭治疗 | 中学生家庭治疗 | 大学生家庭治疗
  企业家心理咨询 | 公务员心理咨询 | 领导干部心理咨询 | 网上预约 | 心理咨询常识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婚姻家庭和治疗 > 婚姻治疗
大学教授为何患上了抑郁症

       62岁的张先生在大学任教四十年,副教授身份退休。工作期间的张先生教学认真,为人和善,因职称评定要求高,从数年前开始就感觉晋升正教授的机会渺茫,因而长期心情低落。其间张先生也做过许多努力,写论文、搞研究,但终究未能如愿。退休后,张先生总觉得不是正教授的人生不够圆满,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整日里郁郁寡欢。而唯一能让张先生眼前一亮的,就是床。除了吃饭、上厕所,张先生就卧在床上。据他的老伴说,他在床上也不一定就是睡觉,就是躺着,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你若说他,他就自责,不说他就自动躺在床上。除了叹气,就是一脸的木讷。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特别熬人。

       想带他去医院精神科去看,又怕他承受不了,更加否定自己的一切。只好先去求助心理咨询师。   

                                                                  抑郁症爆发的背后

      其实,很多人会问,像张先生这样郁郁不得志的人不少啊,为什么别人没有抑郁,偏偏他抑郁了?

      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全世界的医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们早就对抑郁形成了一个共识:这种病与多种因素相关。 

      1、生理因素:包括遗传因素和生化因素。有的研究发现,家族病史、 遗传基因与抑郁症的发生密切相关。父母其中一人患抑郁症,子女患病率25%。洛克菲勒大学的Weiss博士等科学家研究了严重抑郁症患者的生化因素,发现患者的去甲肾上腺素、乙醯胆碱和5-羟色胺含量异常。同时,老年期的机体老化、脑细胞退行性改变等也易引发抑郁症。躯体疾病中的心脏病和中风或者偏瘫也是发生老年抑郁症的危险因素。 

      2、心理因素:老年抑郁症患者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有悲观的看法。他们给自己乱贴标签,回顾过去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看到现在是家人的累赘者,想象将来是一个无望者。他们忽视了自己成功的方面,认知严重歪曲。抑郁人格如偏执型性格的人,常把想要的东西,像职称、财富、地位等看得特别重要,如果得不到就觉得天塌下来似的,最后导致悲剧发生。反之,一些性格内向、好面子、自尊心强等,也极易陷入抑郁状态之中。

      3、社会因素:研究表明,家庭关系、交往能力和居住环境与老年抑郁症密切相关。夫妻关系紧张、亲子关系紧张以及与亲友关系紧张易发抑郁症。没有能够信任的朋友和不能经常和他人交流是导致发生老年抑郁症的危险因素。流行病学调查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农村老年人的抑郁症患病率高于城市老年人,文化程度低易患抑郁症。

      老年人是抑郁症的高发群体。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抑郁症老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7%~10%,1%~4%的老年人有重症抑郁症表现,女性的发病率是男性的2倍;75岁~80岁的老年人更易患抑郁症。1999年,在英国伦敦召开的国际抑郁症治疗研讨会曾经预言:在未来20年内,抑郁症将超过癌症,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第二大疾病。这种严峻形势促进了我国对老年抑郁症的研究。1999年以前到1981年,这18年我国发表的有关论文为272篇;从2000到2016,十七年中发表的论文为1983篇,为前18年的7倍多。足见我国学界对该课题的重视程度显著增加。

                                                              越来越重要的心理治疗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新型抗抑郁药物不断地被研发并运用于临床。药物治疗对中重度抑郁症患者是重要的治疗手段,但是大量的研究也发现,有些老年抑郁症患者服药后出现如:失眠、头痛、恶心、低钠血症以及其他一些并发症等不良反应。所以,现在国内外的专家都越来越重视心理治疗。

      个体心理治疗。“改易心志,用药扶持”,这是我国《妇人良方》针对“致病的心理或行为因素”消除的经典记载,实践也证明心理治疗对抑郁症治疗尤为重要。对抑郁症患者,许多疗法都有较好的效果,特别是“认知疗法”。认知治疗的目的是克服求助者思维的偏差。这种疗法的创始人是贝克,世界最著名的治疗抑郁症的专家。一般来说,抑郁症患者开始大都是由消极的“自我对话”演变的。如张先生会说:“我教了一辈子书,连个正教授都没评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遇到这样的求助者,认知治疗师会使用苏格拉底“三问法”,改变老年抑郁症患者的消极思维。第一个问题是:“你说你是个失败者,证据是什么?”第二个问题是:“对你的过去你可以用另外一种角度看吗?”第三个问题是:“如果你说的是事实,有什么影响?”通过认知治疗技术,鼓励老年抑郁症患者想到自己成功的方面、当前的优势和未来的希望;建议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应用认知技术,“做事情”而不是“无所事事”;对于有自杀企图的患者,认知治疗师要他们说出“想活”和“不想活”的理由,帮助他们制定改变不合理思维的切实可行的计划。

      家庭系统治疗。家庭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个流派,与个体治疗的区别是参与治疗者不仅是“病人”而是整个家庭。家庭治疗认为:家庭是一个系统,个人的问题其实是家庭系统出现问题、家庭功能不良的表现。研究说明,当一位老人患了抑郁症,配偶以积极的态度对待患者、多包容、不埋怨、多赞扬、不指责,患者恢复得快。子女要主动亲近患者,和他们多交流,让患者感到生活的乐趣。家庭治疗对于患者的治疗效果明显,特别对饱受抑郁后不被家庭“接纳、理解、待见”的患者治疗与康复有特别好的作用和意义。如案例:“问题”先生老王,五十岁病休,七十岁已多年不再出门,谁也不见,就连自己的女儿女婿来探望也不稀罕。最后有了妄想,竟说照顾他已有七十岁的老伴与人有不正常关系,老伴羞愧难当,无奈寻求家庭治疗师帮忙。经过几次家庭系统治疗,夫妻关系改善、亲子关系变好。特别是他青年时代爱打篮球的习惯又恢复了,只要天气好,每天早晨拿着篮球到篮球场去运动,还结识了好多球友。不过,说实话,老年抑郁症的家庭系统治疗在中国还是个薄弱环节。

   
        刊发《老干部之家   健康》2017年第2期   总402期       作者  裴秀清 国二级心理咨询师





版权所有 chaoluquan@yahoo.com 电话:(0531)86186417 邮编:250014
手机:13153138767 Email:chaoluquan@yahoo.com